漆黑

佛系炖肉

审神者即将入院的本丸05

审神者欢脱的住院生活开始啦

拖了这么多天真是有点不好意思嘿嘿嘿
(然鹅在老福特上我似乎一下子把存稿全放出来了)

可怜的审神者下章就要被推进手术室了

加油啊审神者(๑•̀ㅂ•́)و✧

愿每一个不幸住院的同事都能怀有一颗欢脱得心,千万不要消沉哦٩( 'ω' )و

点击下面入院丸tag查看全部文章

虽然身不在本丸,但是审神者不允许自己就这样撒手不管本丸事务。压切长谷部他们刚把审神者安顿好后就被护士轰出了病房——探视的时间已经到了。小护士对他推推搡搡地,审神者在屋里皱了皱眉。其实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她是不愿意让他们来陪同的,一是他们肯定担心,二是刀剑男士不似常人的样貌多少会吸引一些注目。看见自家的刀剑男士被吃豆腐,她多少还是不快。而那个蠢蠢的灰发青年似乎误解了她的意思,反而可能是觉得她不高兴了,紫藤色的眸子中的光芒骤的黯淡了下去,灰溜溜地转头离开了。

自己家的刀一走,她马上就拿出了随身带着的笔记本,登录自己的账号开始处理公务。

第二天,术前的各种检查陆陆续续地开始了,审神者还没醒过神来的时候就在病床上被抽了四罐血,但是可能因为有点早,她就感觉眼前一模糊,就有睡过去了。于是,等早到的药研藤四郎进屋的时候就看到了他们家主上侧躺着,虽然保持着一只手按压着另一只胳膊的姿势,但因为睡过去了没按紧,血从小小的针口汩汩涌出,形成一条血线沿着胳膊往下流,眼看着就要流到床单上。

药研藤四郎赶紧从床头柜上撕了纸去给她擦,结果等凑近了又看到她半张着嘴,哈喇子沿着嘴角留下来的样子——没忍住,“噗嗤”地笑出声来。

等审神者醒了,热腾腾的饭菜已经盛在饭盒里,药研藤四郎正坐在陪床的椅子上小憩,压切长谷部靠着墙,拿手机处理着公务。

“主上,您醒了啊。”压切长谷部一查觉到她醒了就马上锁了手机过来,他穿着紧身的黑色短袖和白色马甲,看着俊俏的很。

“啊,我不知道自己会起这么晚……抱歉啊……”因为同屋的大姐还没醒,审神者压低了声音嘟囔着。她可不敢跟压切长谷部说她觉得第一天入院没什么事干于是处理报告处理到了一两点,要是他知道了,老干部一样的他肯定会原地炸毛。

“主上,按照安排,您今天有一个CT检查,胸片检查,嗯……应该就这些了。”压切长谷部拿着小手册向往常一样汇报着审神者一天的行程,直到审神者朝他比划了一个“嘘”的手势,他才意识到这不是在本丸,连忙闭嘴。

“打饭了——”楼道里传来饭车推过的声音。审神者拿出饭盒,却几乎直接被压切长谷部抢了过去,审神者不满地囔囔“我自己来就行……”,只可惜并没有什么作用。

正好同屋的老阿姨也醒了“小姑娘交了个好男朋友啊……”她开口的时候压切长谷部正好端着两个饭盒进屋,听到这话差点绊了一跤。

“没有没有他是我同事……”

“没有没有她是我表妹……”

直接打脸的两人干脆闭嘴为净。

“哎呀……其实我们一直在受她照顾,所以这次就都过来帮忙。”石切丸刚好走进来,手里拎着两箱矿泉水。也许是他年长靠谱的形象太过深入人心,老阿姨冲审神者善意地笑了笑就开始默默地吃自己的早餐了。

大约九点半的样子,穿着粉色衣服的助理护士来通知审神者下楼检查,石切丸替她把东西都收拾到随身的小包里背着,药研藤四郎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在前面带路。三个人往楼道里一站瞬间把窄窄的楼道堵得死死的,场面可以说是蔚为壮观了。

坐电梯下到三层,药研藤四郎轻车熟路地拉着审神者的手在人群中穿梭,一看就是昨天都打探好各个检查室的位置了。审神者再次发出由衷的赞叹,他抬头仰视着审神者:“不用这么夸我的,大将,毕竟您也知道,那段时间我在医院实习过的。”

审神者笑着摸了摸他的头,正好旁边的CT室叫了审神者的名字,压切长谷部拿着病历本就要冲上去,审神者还没来得及拦他,他就被CT室的医生一脸不耐烦地挡了出来:“病人家属在外面等候,有没有规矩啊。”压切长谷部脸一红,不知是羞是气,反正立刻就被石切丸强行拖走了。

躺上CT的检查床,审神者按要求闭上了眼睛。想着刚刚门外的一幕,嘴角不禁泛起一丝笑意。如果没有这群活宝,在医院的时光恐怕也不会这么生机勃勃的,也是多亏了本丸各位的配合,她才能放心地离开。

毕竟成为审神者可以说是偶然当中的偶然,如果那个雨夜没有在山中捡到饿得皮包骨头的狐之助,她根本不可能被市政注意到,继而在日后成为审神者,建立自己的本丸。

感慨着,她恍惚间感觉有点腹痛,是这段时间来操劳所致吗?

东检查一下西检查一下的,一天在浑身挂着薄汗中度过。到了晚上打饭,新的问题又出现了。医院的晚饭量虽然大,但终究不够四个人分的,何况还有三个是舞刀弄剑的大老爷们。于是腿最快的压切长谷部又被推选去跑腿采购,审神者给他的智能机上定位了超市的位置,她自然是不用担心金牌近侍的执行能力。

因为正值夏天,地方台的黄金档是搞笑艺人节目。躺在床上,石切丸就坐在她身边,搅动着不锈钢饭盒里的粥,看到电视里的客串明星被整得频频出丑,他有的时候也忍俊不禁轻笑出声来。

光秃秃的小米粥不好喝,多亏了烛台切光忠的蜜汁咸菜,五味俱全,让一碗平平无奇的粥愣是发出了金光,审神者捂着眼睛感叹“是谁在远程zhuang  bi……好耀眼……”石切丸欲喂审神者粥被拒绝,就在一遍不时地给她添咸菜,见她呛着了咳嗽就赶快站起来给她拍背顺气,场面有点狼狈,“你这位哥哥也不会跟你抢啊别着急”旁边床的老阿姨摇着扇子笑她,审神者的脸瞬间爆红,偏偏石切丸还在旁边起哄“对啊我不会跟你抢的……”

好不容易缓过劲了,腹痛卻愈加明显。审神者心中暗叫不好,怕不是自己来事了,赶紧撑着床沿下地,到卫生间一看,果然殷红一片……

于是她当场就把大姨妈的祖宗八辈在心里问候了一遍。

那么问题就出现了,她并没有带卫生用品出来,这可怎么办——可怜的在外采购还没回来的压切长谷部同学瞬间被审神者惦记上了。

加油啊hsb(ಡωಡ)

我觉得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大家都知道的

本文首发于B站
求评论(⁄ ⁄•⁄ω⁄•⁄ ⁄)

评论
热度(28)

© 漆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