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

佛系炖肉

审神者即将入院的本丸04

为了切合题意,我强行写了一回本丸光景

啧啧啧

真是可怜啊

越写越像妈妈出差去了的家hhhh

绿河头秃这个梗算是我本丸的真实写照了

我本丸的耶耶就是个实力沙雕(沙雕点也好只求没像刀舞耶耶一样被虐的体无完肤qwq)

点击下面入院丸tag查看全部文章

(ಡωಡ)

此时的本丸。

审神者这一走,最担心的莫过于烛台切光忠。由于原主政宗的关系,他也略通厨艺,所以自打来到本丸后就就帮忙准备整个本丸的一日三餐。审神者的性格他不是不知道,看起来兢兢业业实际上还有挑嘴的小毛病,比如每次送回来的食碗都是干净的实际上是她把不爱吃的胡萝卜木耳芹菜偷偷倒了什么的,不过这也不怪她,她胃不好,稍微吃了点不合适的东西就能捂着胃打一下午滚。他听说现世医院的饭菜一般都是少油少盐清汤寡水的,万一不和她胃口她肯定就又不吃了。

更令他烦心的是哄短刀吃饭再次变成了一个麻烦的问题。过去粟田口有一期一振和药研藤四郎恩威并施,现在药研藤四郎不在,经常会过分溺爱弟弟们的一期一振完全镇不住类似包丁藤四郎啊博多藤四郎这类的挑食大户,乱藤四郎也开始以保持身材的借口拒绝吃饭——如果审神者在的话,这帮家伙为了讨审神者开心肯定认认真真吃完碗里的最后一粒米……

除了烛台切光忠,代理近侍笑面青江也是一个头两个大。其实主上带着石切丸和压切长谷部走了后,近侍资历最老的是三日月宗近,但是他当近侍的时候恰逢压切长谷部出门修行,石切丸遭遇变故的特殊时期,主上把他安排为近侍只是为了借助他磅礴的神力镇守本丸,加上那个老爷子的性格完全没可能认真去了解近侍的职责,所以当他来安排本丸事宜的第一天,内番安排的一塌糊涂,继而导致厨房的食材供应不上,演练场的安排更是出现了短刀对薙刀的奇妙安排,等众人在审神者办公室找到三日月宗近的时候,老爷子“哈哈”一笑,“毕竟我也是个老爷子了呢~”于是就轮到笑面青江了。

如果只是安排内番和演练场还好说,但是管理本丸若真的这么容易,审神者也不必天天嚷嚷“我要秃了”,“我的光头闪闪发亮”这样的话了。首先,在没有审神者的本丸,出阵是不可能的,甚至与别的本丸联合演练都不成。所有被迫变成家里蹲的刀剑男士虽然嘴上不说,但是不少好斗分子,例如和泉守兼定、同田贯正国、大俱利伽罗、山伏国广一类的还是选择直接用行动发泄了他们的不满。这帮家伙能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因为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瞬间开打,一时间本丸内鸡飞狗跳不得安宁。搞得本丸不得不临时设立了一个职位——拉架员。笑面青江自己试过一回,差点没被同田贯正国劈到宝贝刘海,还被他送了一句“右眼不要可以捐给别人”差点背过气去。

于是,做不好近侍的三日月宗近因为武力值高而且可以同时吸引双方仇恨就成了那位拉架专员。效果是不错,鸡飞狗跳变成了“三日月宗近搜查行动”,跳的是那个死老头子,追的是几乎小半个本丸的刀剑男士们。

看着这样的本丸,笑面青江也开始觉得头秃了。

然后就是苦了歌仙兼定。作为一把热爱风雅的名刀,他不允许本丸出现任何一块不洁净的布料。而作为一个现代化的本丸,在审神者的支持下,他可以拥有五台可以高效运转的滚筒洗衣机,但是当审神者外出后,有一天,他突然发现洗衣服用的三色胶囊用完了,而那个胶囊一直都是审神者从现世的商场采购回来的,万屋只有最原始的硫磺洗衣皂。没辙,他只能翻出本丸成立之初置办的大木盆,然后召集志愿者们开始繁重的手洗工作。效率降低了尚且不说,没出三天,他的手就被泡得红肿发烂,就连碰一下都疼得要死,来帮忙的大和守安定他们也是这样。这就导致了一个问题——本丸的卫生状况急剧下降,山佬切国光的被单终于逃过了被洗白白的命运,可同时也有短刀们因为各种扬尘喷嚏不断。

没有审神者坐镇的本丸,就像是精美的珠串少了最关键的玛瑙,看似如常,实则失了精神所在。最可怕的不是几天的不适,而是付丧神们精神的日益衰弱,小矛盾的不断激化,和平景象的不复存在。

请快回来吧,主上!几位家长默默祈祷道。

(可能后续会有麻麻探病记?下章会有你们全民男友嘿西的超市play)

(其实没有,放到下下章了)

本文首发于B站
打滚求评论(⁄ ⁄•⁄ω⁄•⁄ ⁄)

评论(5)
热度(26)

© 漆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