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

佛系炖肉

审神者即将入院的本丸03

突然发现我渐渐偏离标题hhh

不如以后改叫“一个住院的倒霉婶婶和她的乡下刀们”???

papa在形象崩坏的路上越走越远

占有欲max是什么鬼

点击下方入院丸tag查看全部文章

“石切,不舒服吗?皱着个眉头可不像你的风格。”因为人太多,电梯间真的很热,审神者掏出一把随身的小折扇,回头也给石切丸扇着。

石切丸一样不善言语,就在他张嘴欲言又止的当口,电梯的上行灯一亮,两人只有拿起行李往上挤。

这个医院本身是一个酒店改建而来的,所以还保留有观光电梯。石切丸高大的身躯挡住其他人,把审神者护在最里面的位置。透过她头顶的发旋,他能看到电梯在缓缓爬升,因为几乎每层都要停一下的缘故,时间更显漫长。

他的怀里的女人,就算跟短刀们比起来像个大人,但是与他一比却仍然娇小的如同林间的小鸟。就是这个女人,用自己的灵力守护着本丸的一方净土,也是这个女人,帮他找到了曾经只待在神社里的神刀在这个世界存在的意义。

他所侍奉过的神明啊,为什么不能保佑这位审神者远离一切灾祸呢?为什么他的虔诚的加持不能让审神者一切安好呢?在他刚刚显现的那段时间里,他尚能保证自己怀着一颗平常心面对诸事,然而自从他那次受到毒素的波及险些暗堕,被时政下令放弃的时候,是她和高层以命做搏,日日用混合着大量灵力的灵药硬灌给他,最后生是洗刷掉了侵染到身体里的邪气,在他恢复意识的时候直接激动地昏倒在自己面前之后,他又怎能坦然地向神明祈祷“快点好起来吧”这样到了关键时刻派不上一点用处的话语?现在这样怀着不敬思想的他,有什么资格作为神刀站在她的身后呢?

电梯里突然涌进来一拨人,一人一刀都没注意到被直接挤到了观光电梯的玻璃上,审神者更是几乎被挤得坐在了护栏上。石切丸下意识地护住他,却发现实际上他俩已经几乎抱在了一起。

“主上没事吧。”他稍微有点生气,人类都这么不顾及他人的吗。

一双小小的手绕过他的腰,搂上了后背。“别生气啊,这里就是人有点多而已。”话毕,还安抚性地拍了拍。

“你啊,就是关心则乱,你看,我真的没什么事啊。”电梯里人多,不想让别人听见,审神者只有伸长了脖子贴在他的耳边轻语。“别太着急了啊。”

虽然心里还是堵堵的,但是让审神者担心不是他们刀剑男士应有的行为。“我会注意的,主上。”审神者温热的呼吸在耳畔吹拂,石切丸的脸有点发烫。

“叮——十二层到了。”终于出了令人脸红心跳的电梯,压切长谷部和药研藤四郎已经在护士站旁边的椅子上等候多时了。

“主上,因为入院信息需要您本人来填写所以……”药研藤四郎见审神者走过来连忙收拾好东西迎上去,然后带她走向护士站。接下来护士小姐询问过往病史和重大外伤之类的环节只能审神者自己来,但是由于压切长谷部他们往后面一站,导致年轻的小护士的眼睛总是有点不知道该看哪。

“这些是住院说明,您看看没问题的话就签一下,然后请把左手伸出来。”审神者认真地看了看免责声明还有其他几张说明,压切长谷部看到还有诸如“刑事责任书”一类的什么说明,心中不快却只能忍着不发作,人类的社会真的是非常麻烦,而他的主上就身处这麻烦的社会当中,入乡随俗,这里毕竟不是本丸,各种业务他都不熟悉。

“待会儿您收拾一下,看还有什么需要买的就让……这几位去给您买一下,入院了就不能出去了啊。”护士说着把一条粉色的一次性腕带被系在审神者纤细的手腕上,上面打印着姓名住院号一类的信息,既是病人的身份表示,也是门卫判断不放行的一个一句,这样想来,它更像是一道枷锁,锁住了审神者接下来一周多的自由。

因为时政能报销的医疗费用有限,在选择住院规格的时候审神者选择了两人间。同房的病友是位中年的妇女,审神者四人推门进入房间的时候正巧碰上发了午饭,她正在靠窗的病床上吃饭,电视里播着八点档肥皂剧,窗帘是半遮着的,房间里显得有些昏暗。看见进来的三男一女,她被惊了一下,随机笑了一下打招呼,然后继续吃她的饭。

审神者打量了一下病房,条件还是不错的,有独立卫浴,每个病床旁边都有一个独立的小柜子,墙上还给每个床位安了一盏阅读灯,还没等审神者缓过劲,几位付丧神就各自行动起来了。

病房再大也塞不下这么多人高马大的刀剑男士,于是压切长谷部在门口把东西递给石切丸,由他先给摆放在病床旁边的地上。药研藤四郎拿一块湿巾把属于审神者那个床位的柜子里里外外擦了个遍,上层他有些够不着,就跳着去擦,审神者看他费劲,刚要起身就被药研藤四郎一记眼刀按回椅子上。

病床上摆着深蓝色格子的病号服,石切丸弯腰拿起来:“要不,先把衣服换上?”

审神者其实也没什么事可干,虽然心里有点空落落的,也只有起身去了卫生间把衣服给换了。

审神者在卫生间里脱下自己的衣服换上肥大的病号服,可能是护士给拿大了一号,袖子长不说,白花花的脖子和锁骨在领口处显露无疑。这个样子不知道门外的那三个老干部会有什么反应呢?她暗自想着拉开门,几乎迎面撞上石切丸的胸口。

石切丸也被吓得退了一步,然后不出所料地,盯着审神者近乎敞开的领口。“您看您是不是应该……换一下上面的衣服?”等他反应过来别开视线,脸上已经泛起了绯色。

于是审神者又被塞回了卫生间里。

本文首发于B站
我觉得这个papa很好吃(「・ω・)「不知道有没有小可爱get到萌点_(:3」∠❀)_

评论(3)
热度(26)

© 漆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