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

佛系炖肉

审神者即将入院的本丸06

拖沓如我

并没有在这冗长的一章中让审神者顺利地被推进手术室

果咩

不过hsb的购买卫生用品之旅倒是很有趣

请不要吐槽我的头图为什么是papa不是hsb(要时刻牢记papa在这个本丸的正宫地位嘿嘿(º﹃º ))

点击下方入院丸tag查看全部文章

东检查一下西检查一下的,一天在浑身挂着薄汗中度过。到了晚上打饭,新的问题又出现了。医院的晚饭量虽然大,但终究不够四个人分的,何况还有三个是舞刀弄剑的大老爷们。于是腿最快的压切长谷部又被推选去跑腿采购,审神者给他的智能机上定位了超市的位置,她自然是不用担心金牌近侍的执行能力。

因为正值夏天,地方台的黄金档是搞笑艺人节目。躺在床上,石切丸就坐在她身边,搅动着不锈钢饭盒里的粥,看到电视里的客串明星被整得频频出丑,他有的时候也忍俊不禁轻笑出声来。

光秃秃的小米粥不好喝,多亏了烛台切光忠的蜜汁咸菜,五味俱全,让一碗平平无奇的粥愣是发出了金光,审神者捂着眼睛感叹“是谁在远程装X……好耀眼……”石切丸欲喂审神者粥被拒绝,就在一遍不时地给她添咸菜,见她呛着了咳嗽就赶快站起来给她拍背顺气,场面有点狼狈,“你这位哥哥也不会跟你抢啊别着急”旁边床的老阿姨摇着扇子笑她,审神者的脸瞬间爆红,偏偏石切丸还在旁边起哄“对啊我不会跟你抢的……”

好不容易缓过劲了,腹痛卻愈加明显。审神者心中暗叫不好,怕不是自己来事了,赶紧撑着床沿下地,到卫生间一看,果然殷红一片……

于是她当场就把大姨妈的祖宗八辈在心里问候了一遍。

那么问题就出现了,她并没有带卫生用品出来,这可怎么办——可怜的在外采购还没回来的压切长压切长谷部正在超市里按照采购单选购商品比对价钱的时候,特殊的铃声突然响起——是的,打刚拿到手机开始,他就把审神者的的号码单独设置了一个铃声,至今都没有变过。

“喂,主上,我是压切长谷部。”

“啊,长谷部,你还在超市吧。”

“嗯,是的。您有什么需要我带回去的吗?”

“……”

“嗯?”

“……我来事了,能麻烦你给我带一包日用的和夜用的卫生巾回来吗?”

电话那头的声音瞬间卡了一下:“好……好的……谨遵主命!”

“嗯嗯拜托你了qwq”审神者感激的声音几乎要穿过电话线溢出来了。

压切长谷部从没有想过,主命有一天会成为如此沉重的“负担”,他不敢拉住一个售货员问卫生用品在什么地方卖,只有自己一个货架一个货架地找。可更大的历练还在后面——当他满头大汗地拎着冒尖的购物筐在洗浴用品的隔壁找到卫生用品专柜的时候,几乎一整面直达天花板的墙的“卫生用品”直接让他花了眼。

“小伙子挑卫生巾啊——”踯躅之际,一个售货员阿姨突然出现,把纠结中的压切长谷部吓了一跳。“替女朋友来买卫生巾的?哎呀这年头像你这么好的小伙子可不好找啊!来啊阿姨给你介绍介绍别挑花了眼……”

“不是阿姨我……”我可以去问问主上!

压切长谷部没在大妈的热情下说出后半句,紧接着就被强行灌输了一套女性用品选购方针“夏天要选轻薄透气的不然黏糊糊的很难受的”、“前几天量大晚上量大一定要选够长的”、“女朋友经期脾气不好要哄着点”甚者最后直接串到了“去买点红糖冲水喝”、“阿胶膏补血”这样的奇怪话题上。

压切长谷部虽然听大妈机关枪一样的连珠炮听得生无可恋,但是却默默记下了如何在经期照顾审神者的各项事宜。并认真地打算待会去买一些红糖一类的用品。

突然,审神者发来了一条信息,他打开一看,是几张卫生巾品牌的图片。

哎,早就该料到对她自己格外严格的主上是不会把他至于无助的境地的!压切长谷部立刻就拿着那几张图片去找刚刚热情的大妈,大妈也不负所望很快就帮他找到了审神者点名要的那几种款式。再三谢过这位有点热情过头的好心人,又去买了红糖,在一众收款员小妹的注视下感快把那几个粉乎乎的包装袋收起来,压切长谷部总算是结束了他痛苦的采购之旅。

回去的半路上他遇到了审神者派来接应他的石切丸。石切丸很顺手地拎起了他拿着已经比较费劲的三箱矿泉水,然后俩振刀很平常地走通向医院后门的小巷回到了审神者的病房。

一进门,压切长谷部就看到药研藤四郎忍着笑看着他:“辛苦辛苦啊长谷部君~”

那一刻的压切长谷部很想打人,超级想的。

因为审神者经期身体凝血机制较差的缘故,手术不得不向后推迟几天,于是审神者和三位刀剑男士获得了多几天的清闲。在这期间,同屋的老阿姨病愈出院了,第二天又住进来一位新的病人,因为是个小男孩,所以准确地说是住了一整家进来。

小男孩九、十岁的样子,虽然有点调皮,但似乎对隔壁床的姐姐很感兴趣。审神者不处理公文的时候通常会看电子书,他就经常透过病床的护栏偷偷看着她,压切长谷部其实对于这个孩子这样直勾勾的目光有一点意见,不过审神者倒是觉得没什么,毕竟本丸也有着一群可爱的短刀们。

审神者是在住院第五天被告知准备手术的,她刚在楼道里完成她的饭后遛弯,回房间时路过护士站被值班护士叫住:“明天你第一台手术啊,待会儿来检查室做一下术前准备。”

消息来的有点突然,甚至一位刀剑男士都不在她身边。因为事关重大,审神者立刻就跟石切丸还有本丸留守的笑面青江进行了联络,结果不到五分钟,煤灰色头发的压切长谷部就从楼梯口蹦了出来。审神者有点无语,她记得他们三位住的旅店离医院还算有一定距离,而且这里是12层哎……

接下来还发生了更无语的事,压切长谷部一出现就拉着她的双手,眼中蓄泪,面色看起来十分痛苦,声音更是仿佛呜咽:“要不是因为我……要不是因为我……”

“哎打住打住——”动静太大,周围人投来的注目让审神者如芒在背,她赶紧按下压切长谷部的头强行把他拖到自己的病房里。

“主上——”

“闭嘴”“不许哭”“我没事”情绪激动的压切长谷部像个火药桶,审神者不得不给他来一个三连击灭灭火。

“有药物过敏吗?”

“没有。”

“那现在做一下皮试,可能有点疼麻烦忍一下。”

护士小姐的手法一点都不温柔,而且直接把针尖戳到皮肤里打药进去也确实不好受。审神者蹙了下眉,楼道里的石切丸改变了姿势,双臂交叉放在胸前,看起来也有点着急。

随他去吧。审神者疼的不想理他。

除了皮试,护士还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比如当晚十二点之后禁食水、术前需清洁身体换上新的手术服之类的,药研藤四郎其实早在行前就跟她详细介绍过,审神者听了个大概也就没太在意。

不管怎么样,手术就在明天,你逃与不逃它都在那里,她并不怕。

本文首发于B站
打滚买卖萌求评论(⁄ ⁄•⁄ω⁄•⁄ ⁄)

顺便
到这里我的存稿就全部没有了
下期更新的日期开始不确定起来
嘿嘿(º﹃º )

评论(2)
热度(45)

© 漆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