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

佛系炖肉

审神者即将入院的本丸02

我发现自己是真的不会写东西orz

好在这个本丸的刀男性格都不太正常hhh

私设如山(比如医科生药总什么的)

错字可能真的很多hh

审神者离开的很低调,从后门偷偷地离开,和之前商量出来陪同的三位刀剑男士的一起乘上时政派来的专车,她随身只带着一个小包,里面是病历本医保卡身份证一类的证件,但是车的后备箱被烛台切光忠特制便当塞得满满的,还有短刀们熬夜做的小护身符一类的……

后视镜里的本丸在渐渐远去,审神者觉得眼眶有点湿热,不知不觉,这群性格各异的付丧神们已经陪伴自己几个春夏了,比起成为审神者之前独来独往的生活,心好像已经被本丸的大小事宜塞得满满当当了,不是她矫情,但是这样一走,有一种被人把什么东西从心里生生剥离了一样的感觉。原来她心中的冻土,也不是不能被初春的温暖所渗透。暗自握了握拳,自己一定不能有事。

时政的审神者福利还是不错了,像她这次去现世就医,就有专车直接送到医院,所以没再受一次自己挤地铁的罪还是不错的。

医院在这个城市的中心地带,周边既有商业街又有火车站,加上一些科室在全国都是有名的,周围的人流量已经不能有巨大来形容了。

压切长谷部扯了扯嘴角,手下意识地摸了摸平常佩刀的位置,结果忘记了他们这次不被允许带本体出来,手攥紧,复而松开,紫藤色的眸子不安地四下瞟着。

“比上回来的时候人还多啊。”审神者本想拿手遮下太阳,身后的石切丸默默撑开伞给她打上。“哎呀,这不是马上就要进楼了嘛,怪麻烦你的。”审神者回身摸了摸他软软的头发,她家这位石切丸可以说是非常的少言寡语了,但是却总在不经意间默默关照着她。

“总而言之,我们应该要先去办理入院。”虽然三位都做了一些样貌上的微微改变,也穿着常服,但三个大男人围着一个娇小的女性在医院门口干杵着还是引起了一些人的侧目,于是药研藤四郎开口提醒剩下那两位纠结的要死了同僚正事要紧。

说起这个本丸的药研藤四郎,那真的算是审神者的骄傲。早在显现之时,他就表现出了对于现代医学的极大兴趣,以至于一个月后光靠着大部分只讲理论的医学书就能帮忙处理一些轻伤的情况了,在手入室的位置吃紧的时候帮了很大的忙,甚至连审神者偶感风寒感冒发烧都由他鞍前马后地全程照顾。药研藤四郎不喜欢麻烦别人,却在一年前对审神者郑重地提出希望能够到现世去体验一下真正的现代医学,虽然会有些麻烦,但审神者还是托自己在时政管理部门的好友帮他虚报了修行地点,名义上是去的安土,实际上是在现世的某所医学院校跳级读了医学的学位。

半个月前药研藤四郎刚刚结束一年的修行归来,那时候审神者已经经过复查决定再做一次手术了。虽然药研藤四郎对此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表示希望能够照顾在审神者左右,但是审神者知道他心理抱着一种自发的愧疚,他一定在埋怨着自己学成归来却仍不能消除主上的病痛。

无论怎样,在住院这件事上,药研藤四郎拥有绝对的话语权,所以一行人前往住院部的大楼。

首先是先和住院信息处确认病房的楼层。接待员是个脾气不是很好的中年女性,看药研藤四郎像是个孩子直接粗暴地轰他回来找大人来。

“我在问你我们家的妹妹到底要住在几层!”压切长谷部得知了情况被气的有点控制不知自己,难免问话的时候有些凶神恶煞的,迫于他本就不亲切的眼神,接待员虽然小声嘀咕了几句,但是很快把信息查询出来打印出来交给压切长谷部。

“长谷部不要那么动气啦,常年在医院上班,患者这么多,有点急脾气也是正常的。”等压切长谷部回来,审神者戳了戳他气鼓鼓的腮帮子,关心则乱,现在的压切长谷部可没有完美近侍的风范,反倒像个一点就爆的火药桶。

等到了电梯旁边,他们意识到刚刚的不快也许只是麻烦的开端,因为偌大的楼只有两部给普通患者用的电梯楼总共有十几层的缘故(还有两部手术室专用和高干病房专用电梯),等一部上行的电梯简直比登天还难,只要有一部电梯显示下行,门口就会排起长龙。

“这样,”药研藤四郎拿出刚刚的说明看了一眼,“你们带着主上先去12层病房等我,我去6层先办理住院信息,麻烦主上把医疗本医保卡给我。”

药研藤四郎小小的身体在人群中窜来窜去,很快就消失在视野里。

审神者的行李不少,虽然除了洗漱用品就是烛台切光忠特制的各种便当小食,但是一大一小两个旅行箱满满当当,几位刀剑男士还有一些自己的行李,大包小包的可能不太好上电梯。自从到了现世就异常焦躁的压切长谷部似乎理智回笼了,估计了一下排队等电梯的情况,凑到审神者耳边说:“我先把行李搬到十二楼去,主上和石切丸就在这里等电梯好吗?”

审神者没法不同意,也只有心疼着由着他去了。

现在只有石切丸留在她的身边。

(这个本丸的正宫娘娘是石切丸所以下一回给他solo)

本文首发于B站

评论
热度(34)

© 漆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