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

佛系炖肉

审神者即将入院的本丸00

原创

地铁上码的深井冰产物

欢脱向

脑补向

闹不好还有点虐?

鬼知道有没有续(´ε`;)
(还真有)

一句话概括主旨:乡巴佬刀男(ノ=Д=)ノ┻━┻

ok?

go——

噩耗,是暮春的一个黄昏突然传来的。

这个本丸的所有人被召到厅堂,首座上坐着仍穿着常服的审婶者,左右是压切长谷部和石切丸。三人刚从现世回来,脸上多少带着点惫色,但二位付丧神的神色显然不止于此。

召集铃响后大概20分钟,在本丸的刀剑男士都到齐了,从上位看下去,有穿内番服的,怕是刚从田间马房回来,有穿出阵服的,是远征回来的,甚至还有穿着浴衣面色泛红的,看样子是从浴池里爬出来的。审神者稍微看了下,三日月宗近,烛台切光忠,和泉守兼定还有其他本丸几位元老都在,甚是连早就退居二线的陆奥守吉行都难得正色地坐在里面。

就像在等待一个审判。

“其实,”审神者展开一张白色的纸,上面是密密麻麻是打印的字体,“我下周要去住个院,做个小手术……”话音未落,底下已经炸了锅。“啊——我不要你走——!!!”包丁蹦起来一声尖叫,仿佛直接点燃了火药桶,虽然一期一振和药研藤四郎马上把他按了下来,但是面色不善者已经大有人在。

真的是让人喘不过气。

“长谷部、石切丸殿下,麻烦你们二位解释一下可以吗。”蜻蜓切浑厚的声音在喧闹中响起,众人纷纷住了口,看着坐在审神者两边的两位付丧神。

“主公她……”压切长谷部抢先开口,但是话在嘴边却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他将求助的目光投向石切丸,神刀也一副不愿开口的样子。难道真的要他把今天陪着主上在现世医院里看病的精力说出来吗?那里的所有人都是一副极度焦虑的样子,无论是病人还是家属眼底都带着休息不足的淤青,空气中充斥着汗液的味道,发灰的白炽灯在天花板上无力地亮着——所见的一切都让他觉得那里不是恢复身体之地,而是等待审判等待死亡的活地狱……

“算了还是我来说吧。”审神者的手在桌子下面握住了压切长谷部攥紧的拳头,轻拍两下以示安抚,她沉吟了半晌:“我从小有个小毛病,四年前做过一次切除手术,结果最近不幸复发,没办法只有再做一次了。就只是这样而已。”也许她认为这样解释能让这群过度紧张的刀男稍微放松一下,没想到起了反作用。

“小姑娘过去为什么不说做过手术的事?”鹤丸国永雪白的睫羽上下扇动,金瞳里满是正色。

“因为真的是一个小手术啊!连刀口都没开过的,微创微创手术知道吗?”审神者作势就要站起来掀开衣服把肚子胸口给他们看,被石切丸拦了下来。

“非常抱歉……这种疾病,靠加持不能祛除……”神刀高大的身躯几乎是把审神者圈禁在怀里,他的声音透着浓浓的自责,他的背影甚至显露出了少见的脆弱。是啊,身为主上的刀,却在能辅助主上治愈整个本丸的同时无法治愈最最重要的主上,甚至让主上必须在那样的环境中艰难地就医而他却连挂号缴费拿药的流程都无法办好……失职感让他无地自容,他感到无与伦比的无力。

无奈的审神者推不开他,只能任由他和自己在众人面前保持着这个诡异的姿势。

虽然她的拳头一直在抗议。

都说了她真的只是个小病啊这群没见过世面的刀男人能不能不要紧张的好想天就要塌了一样啊摔!!!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心里还是暖洋洋的。

本文首发于B站
太冷了于是我就逃难来老福特了hhh

评论(1)
热度(38)

© 漆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