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

佛系炖肉

审神者即将入院的本丸07


审神者终于进了手术室了嘿嘿嘿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本集看点(?):

长腿部吃了文化的亏瑟瑟发抖

papa不黑化一下就不舒服

药研的透明人之旅(……)

(´゚ω゚`)

(点击最下方入院丸tag查看本系列全部更新)

07

早早就休息的审神者并不知道,这个对于她来说的安眠夜晚,对于一同出来的那三位则是一个无眠之夜。

压切长谷部做了个噩梦,汗浸重衫地恍然惊醒,发现石切丸和药研藤四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坐了起来。房间里可能是顾及之前还没有醒的他没有开灯,些许月光的银辉顺着窗口流淌进来。

“长谷部君,没事吧。”药研藤四郎问他。

他该怎么说?难道要把自己刚刚的梦魇告诉他们二人吗?要把那个令他一会想起就心口生疼的场景说出来?在噩梦里,他代替药研藤四郎陪同审神者一同进到医生办公室里签手术同意书,医生“嗡嗡”地说着一大堆他听不懂的医学名词,什么“可能会出血”“面部肌肉可能会失控”“最严重的情况可能会……”一类的听得他只想一跃而起给他一拳。明明应该是为此时的审神者分担压力的他,却被审神者用小手包住了大手,审神者驼着背,无助地锁在麻袋般的病号服里,明明手都在抖个不停,却咬紧了牙关,面带微笑地听着,用不时看向他的视线安抚着。

如果说曾经被信长送给连直臣都不是的人只是因为运气不好,那么让审神者遭受如此病痛之苦,就完完全全是他的无能了。

“我没事。”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算是回应。

“长谷部殿,请不要太过忧虑,让我们为主上祈福吧,她此时正是需要被我们所照顾的时候。”石切丸昂头看向窗外,其实他们房间的窗户只能满足通风需要,窗外就是另一栋建筑的水泥墙,但他却仿佛能够感受到月光的芳香般,认真地垂目祈祷着。若世间无神,那便用信念化神。

第二天早上三人很早的到了医院。

“早,”审神者沐浴更衣后散着头发坐在病床上:“昨天晚上有和本丸确认状况吗?”她问的是压切长谷部。

“一切都好,您不必担心。”

“等一下我手术的时候……”看向石切丸。

“请您安心好了,我明白的。”暂时代替审神者供给来到现世的他们几个的灵力。

“那……”看向药研——如果可以的话,请帮助我尽可能保持有尊严的样子——这是大家都看得出的,眼眸中深藏的脆弱。

因为前一天晚上十二点之后就禁食禁水了,审神者看起来有些无聊。她罕见地没有坚持处理公务,由着压切长谷部坐在陪床的椅子上给她读散文集。卸下了工作狂人的样子,她整个人多了一种随和和慵懒。

十一点左右,楼道里传来轮椅推动的轱辘声。“一床病人来接手术了——!”

审神者想要撑床下地,但似乎因为坐久了脚麻了,一下子僵在床沿上。她还没来及反应就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刚刚站的还比较远的石切丸居然一步就迈到床前把她横抱了起来。

“啊——!”怀抱骤的收紧,审神者不由轻声惊呼。“不要抖啊,您一定会没事的……”石切丸的发梢扫过自己的耳梢,接着是头被按向他,额头上落下一吻,很软,又很温暖。一切动作只在几息之间,一向稳重的御神刀,却有着绝对不让自己再一次失控的执念。他把她轻轻地放到地上,让她半倚在他的怀里站稳。被他和煦的灵力包围着,审神者渐渐平息了自己身体的抖动。

轮椅被手术室护士推着不断往前走,不用回头审神者也知道她的三位“亲属”一定在后面跟着呢,并且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毕竟没有人比她更了解自己家的刀了。她张开手掌,复而合上,石切丸的温度似乎还停留在手心。那个家伙,明明自己都紧张得发抖,又有什么资格来说她呢?

进入手术室以后的事情,其实都是审神者后来和本丸的其他刀聊天的时候说的了,作为当事人之一的压切长谷部在审神者被推上手术专用电梯的十分钟后,就突然感到一阵无力,他赶快给本丸发了条讯息,所有人都平安地待在议事厅,没有事故发生。两个小时零十分钟后,电梯从手术室降下来,冥冥之中的那种预感让他直接从椅子上弹起来,甚至差点在平地上摔一跤地踉跄着冲向电梯口。

“主上——!!!”

他得到了一个微笑作为回应。

平安,平安。




下一次依旧是不定时更新嘿嘿

这个系列差不多快完了呢

大概也就还剩下麻麻探病鹤术后两个部分了

希望我有生之年能够写完orz

多多评论(´×ω×`)

本文首发于B站

评论(4)
热度(33)

© 漆黑 | Powered by LOFTER